see u

自得其乐

那些不足挂齿的小事〈一〉

说一些不足挂齿的小事吧,写给自己看的,不是很重要的一些事情,就不在乎笔触是否细腻完美,如有不妥,也坚决是不会改正的。
今天写这些事,实在是无奈了,如果知道我的,是闹腾的而又安份的人,但是最近却被无来由的情绪所掌控着,也被它折磨得不行。我自己当然知道,这是无法逃避的,爱从来都是在奔腾着、呼啸着,而又不着地的,连带着整个人也飘飘然起来。
其实我自身是无法承认它能够格被称作是一份合格的爱,当然爱不是商品,无所谓合格,但请允许我用不恰当的形容词。类似这样吧,无法明确下了定义,就尽量模糊它。不明确,反而是给心脏里的那些期待赐予一些绵绵的,厚厚的,安全的保护壳。
不敢期待能得到许多,反而,想脱离出来“享受”。
就这样,在能见到他之前,心里反反复复预演着,情节会如何发展,对话应该说些什么。打心底里希望他碰见的我是有趣的,可爱的,又有灵魂的一个人。然而,见到之后,又平淡得不行,虽是如此,心脏却不知处在何地,“咕噜咕噜”不停地冒泡。我表现得还行吧。不紧张,不打岔,但是自己是清楚不过的,那些时刻,灵魂是出窍的,也无法进行理性思考,说出的话随意地说出去了,他看着我,说:“啊……?”便不敢大声再问一遍了,小声而简短地解释了一遍。他才慢悠悠地回答了我。
好哇,希望眼神不会泄露我太多藏好的秘密。
再后来,人越来越多,我越发胆怯,不敢多说什么了,尽管着躲避,不知为何,就算在这个时候好似也清楚他的眼神是跟随了自己的。“天啊,就请让我自负下去吧!别派人下来让我清醒过来!”


于是,心病好了一阵,后面,又好像加重了许多,比自己想象得更厉害些。

纵然认识一个人很久时间 也会有忘记他的时候 想跟别的人一起 做有趣的事情 也做无聊的事情 度过有意义的任何时间 也过无意义的时刻 后来 就对他连好奇也没有了

昨天去了第一次见面吃饭的地方 那是第一次看见星星 在周围走了好几圈 想把所有的人都好好看看 是不是他也在
虽然这件事已经过去很久了 尘埃落下很久了 偶尔被扬起 又重蹈覆辙